羽诜

魔道公寓日常『海边3』

6.()里是我写的备注,[   ]里是他们聊天时出现在对话中的。所有人的微信名只出现一次,后面用真名代替~
大家开心了两天,心情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给浇灭了。原先计划着去水上乐园玩儿,这下子也泡汤了。大阴天的也都懒得出屋,就闷在自己的房间用微信聊天。
魔道公寓群
老祖拽上天(魏无羡):下雨啦!收衣服啦!!!
江宗主(江澄):闭嘴,我们还在睡觉。
清风明月薛成美(薛洋):前几天那么活泼的江宇直去哪儿了,都快十点了还在睡。
江澄:薛洋,你很有做母亲的潜质。才九点二十你却告诉我快十点了。而且你的微信名是个什么鬼。
薛洋:我愿意。
瑶妹一米九(金光瑶):所以你们有什么打算?就像现在一样一直赖在床上聊天?
晚吟的蓝大(蓝曦臣):晚吟,早上好(◦˙▽˙◦)
江澄:cao,蓝曦臣你别理我,而且你马上把微信名改了。
蓝曦臣:为什么,忘机的名字也是这样的啊。@魏婴的蓝二(蓝忘机)
蓝忘机:……(脸红ฅฅ*)
蓝曦臣:没关系,不用害羞。
蓝忘机:……(我需不需要给一个)
蓝曦臣:不用,这个名字很好。
魏无羡:要不。
江澄:你们。
薛洋:两个。
金光瑶:聊。
魏无羡:我们先撤。[队形]
江澄:我们先撤。
薛洋:我们先撤。
金光瑶:我们先撤。
十恶不赦晓星尘(晓星尘):洋洋早上好。
薛洋:小星星!
晓星尘:给你糖~
薛洋:嗯⊙∀⊙!
蓝曦臣:晚吟,你什么时候回305(曦澄一开始的房间)
江澄:不回,哼╯^╰
蓝曦臣:晚吟~
江澄:…
蓝曦臣:晚吟~~
江澄:今天。
蓝曦臣:好。
魏无羡:二哥哥,你也能回来了是不是,~羡羡想你。
蓝忘机:我也是。
金光瑶:看你们一个个都有对象的,我对象还死在床上。
无头一米七(聂明玦):瑶瑶……
金光瑶:大大大大大哥……你啥时候醒的……
聂明玦:你把我的被子掀开。
金光瑶:我去,大哥,你藏的好深。行了,我现在也有对象了,大哥,咱俩也秀。
聂明玦:乖。咱不用秀也比他们恩爱。
金光瑶:就是。
聂明玦:mua~
金光瑶:mua~
奥斯卡导演奖(聂怀桑):大哥……大嫂……这里还有未成年人,注意影响。
聂明玦:这里有什么?要注意什么?还有,你在304对不对。
聂怀桑:没有!大哥,啥都没有!
后台最强大(金凌):我天啊,你们都起的这么早。
后台之一(蓝思追):阿凌早。
金凌:早……谁是阿凌!
姑苏手速第一人(蓝景仪):刚刚还有人说群里有未成年人,这会儿未成年人就在这虐狗,看看你们的微信名,呵呵……
聂怀桑:景仪,你的名字……
蓝景仪:……你别瞎想!手速是抄家规抄出来的!
聂怀桑:我说什么了。
蓝景仪:你死定了。
聂怀桑:wocao!景仪我错了,别踢裆!osnduxoowgjxolsn
薛洋:你们知道吗,我曾经以为乱码是有不可描述的事发生,现在我明白了,乱码也可能是有惨案发生。我下线吃糖去了。
晓星尘:我下线喂糖去了。
金光瑶:无时无刻都有人在虐狗,我要下线。
魏无羡:都下线吧,没啥好看的,我要找二哥哥去啦~~~
这愉快的一上午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去了。

7.两天后,雨停了,大家又开开心心的玩耍去了。
他们来到了期待已久的水上乐园,看着各种游乐设施心里很激动。这个时候,薛洋拍拍金光瑶肩膀:“瑶瑶啊,这些设施都有身高限制,你玩儿不了,啧啧啧,可怜。”说完话薛洋就跑了出去。“啪”没多远的他摔倒了,他至今都不明白,现世报为何如此神奇来的猝不及防。
江澄先上了水上滑梯,下来的时候呛了一大口水,把魏无羡逗得嘎嘎的,并撂下话:“我肯定没那么狼狈。”结果,魏无羡从上面下来的时候呛了不是一口水,刚站起来又滑倒,刚站起来又滑倒。来来回回好多次才被蓝忘机救起来。可能是为了让他找平衡,蓝忘机下来时一下一下的呛水,蓝曦臣明白是咋回事,他特想说一句:弟弟演技不好就找三弟进修一下,太尴尬了。
小朋友这边都在劝聂怀桑,让他别害怕,来玩儿玩儿。这哥们儿抱着一柱子不撒手,别提多丢人了。
现在远处的游泳池里的聂明玦想:有没有水深的池子,到胸口就好。
金光瑶想:这个深度正好,让我的生命有所保障。

8.玩儿了几天,该返程了。回去的路上远没有去的路上有活力。大部分人都在休息。但是有一辆车闹的底儿掉。
聂怀桑如愿以偿地坐到了大哥的车上。薛洋坐到了魏无羡的车上,俩人儿吵阿吵。
“辣鸡辣鸡小辣鸡!”魏无羡扯着嗓子玩儿命吼。
“MD狗怂!”辣鸡洋,不是,是薛洋大声叫着。
这俩吵架的原因简单的不得了,是大学的事,说着说着出了分歧就开始对骂。
“你个老辣鸡!我有蓝二哥哥罩着,你有啥!”
“cao!怎么跟你小婶婶说话呢!”
“我小婶儿?我小叔认你了吗!”
“你怎么知道他认没认,你个狗怂!”
“就算我小叔认你我也不认!”
“mmp你个瓜娃子!跟你老子吵个撒子劲,你个仙/人/板/板!你个短命娃!NTM锤子的很……”薛洋一听魏无羡说自己跟晓星尘没关系马上急了,蹦出了好几句话。
魏无羡彻底服了,马上停了嘴。表示:我从来不知道小婶儿还会这招,我以后再也不跟他吵了。
晓星尘表示:出来玩儿一趟,洋洋两次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另一辆车的金光瑶表示:他会这招我早就知道了。他可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呢。

魔道公寓日常『海边2』

3.懒人终于被叫起来了,一帮人吃过晚饭到夜市去玩儿,一开始还很和谐,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了一帮妹子。
“小哥哥,你脸上有东西。”一个拿着手机正在录像的妹子突然跟晓星尘搭话。他伸手摸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就问有什么。妹子一脸快乐:“有点帅。(●'◡'●)ノ❤”晓星尘表示:Σ(ŎдŎ|||)ノノ一旁的薛洋目睹了这一切,此时的他正在一个小摊子前,他抓起一把刀就向妹子冲过去,金光瑶及时拦住才阻止了一场惨案。
另一边的聂明玦被一堆妹子围住,叽叽喳喳地说:“小哥哥你好高啊,你能胳膊把我抬起来吗。(●'◡'●)ノ❤”聂明玦十分拒绝,奈何他长得再高也抵不过一堆小鸟一样的妹子叽叽喳喳地吵。看到这一切,金光瑶放开薛洋,自己也拿了一把小刀向妹子们走过去。就这样式儿,一堆妹子被吓跑了,晓星尘和聂明玦惊魂未定,他们从没想过妹子这种生物这么可怕。
蓝忘机也被围住了,妹子们刚要开口魏无羡就坐到了地上扯着嗓子喊:“哎呦喂,没天理啦,当着原配的面儿抢人啊!哎呦喂……”妹子们还是要脸的赶紧离开了。
丧心病狂的行动还没有结束,四个小孩儿也被围的找不到出路,又没有办法只能一边忍一边不配合。
其实最惨的是蓝曦臣,一开始并没有谁对他怎么样,但是看到大家的遭遇他长了个心眼儿,紧紧拉住了江澄的手告诉大家他是有家室的。谁知道他们偏偏遇到个没有眼力见儿的,那个妹子跳到蓝曦臣面前边唱边跳:“我要送你九十九朵玫瑰花……(●'◡'●)ノ❤”蓝曦臣没办法,只能尴尬地微笑。江澄不乐意了,二话不说扇了他一巴掌,所有人都蒙了,妹子意识到自己闯祸了,悄咪咪地逃了。所有作死的妹子都不敢继续,全都溜了。
那天晚上,江澄去了301;蓝忘机去了305,蓝曦臣的房间。他们彻夜长谈,甚至有了报复拿些妹子的念头。
再说那些作的妹子们,虽然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洗心革面,但还是要长点儿心啊,有对象的人就不要调戏了。如果金光瑶和薛洋不被对象拦着可能会发生血案,如果江澄打的不是蓝曦臣妹子们脸上就会挂彩。再说了,就算挂了彩找人说理,妹子你们也不站理儿不是?

4.魏无羡劝了一晚上,江澄总算是没事儿了。蓝曦臣也决定:今天在看到可疑的妹子,直接走,不解释。
一大帮人准备好东西,乌央乌央的来到海边。等他们换完泳衣后发现,金光瑶穿了一件防晒衣,现在正在逼薛洋和金凌穿,众人大笑,笑他娘。瑶妹儿一脸得意:“你们先别笑,很快你们就会后悔的。”
果然如此,游了一会儿他们发现自己黑了不止一圈儿,一开始没人在意,游完了回酒店歇着去了。
第二天他们后悔的,不仅晒黑了,还晒伤了。身上那个疼啊。但是穿了防晒衣的仨人儿只是腿给晒黑了。看到其他几个人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咋就那么开心捏~

5.晚上,大家准备到海边的一个小摊子吃饭,点了很多菜。
刚上一道鱼,薛洋和魏无羡喊:“不够辣。”就加了点辣子,变成了微辣。他们尝了一口又说不辣,就又加了好多辣子。最后只有薛洋和魏无羡动的了筷子。魏无羡觉得够了,就没在说啥,薛洋一直没完没了的加辣子。直到魏无羡都嫌辣了薛洋仍旧玩儿命加。在晓星尘的阻止下,其它菜才免遭一难。
饭后大家问起薛洋为什么那么能吃辣,是哪儿的人。薛洋淡定地说:“四川。”看来从今天起跟薛洋吃饭要小心了。(夔州,今四川重庆市奉节县)

魔道公寓日常『海边1』

1.几人自驾来到海边,一路上一点儿都不无聊。
聂瑶,晓薛一车。聂明玦晓星尘换着开,瑶妹和辣鸡玩儿的欢。斗上几句嘴,玩上几把牌,倒是平静得很。
忘羡,桑仪一车。蓝忘机只能自己开,同时忍受着魏无羡的挑逗。聂怀桑和蓝景仪不敢说话,景仪是因为含光君在,一个不小心就要抄家规;怀桑则是暗自忧伤,和媳妇儿一起肯定开心,但车上尴尬的气氛让他有种想哭的感觉,他十分想和大哥做一辆车,到自己永远也争不过大嫂和大嫂的挚友薛洋。人们对此的看法:孩子,忍忍吧,五六个小时就到了。
曦澄,追凌一车。蓝曦臣也是自己开,没办法,谁叫自己疼老婆呢?坐在副驾的江澄脸挺黑的,后面的外甥跟蓝思追聊的欢儿极了。想想又有一棵白菜向江家人动手心里就不平衡,就暗地里给蓝思追挑刺儿,谁知道一点都挑不出来!有一瞬间他已经要爆发了,蓝曦臣悄悄安慰:“放手吧,让他自己长大。”此话一出便成了江澄发泄的理由。发泄后蓝大表示:你们俩小兔崽子确定不来谢谢我?

2.一路颠簸总算是结束了,他们回到酒店,都奔上了床。休息了一会大家决定吃过午饭后出去遛遛,但是有几个人像是长在了床上。
301,魏无羡紧紧扒着床,喊着:“不!我不出去!让我躺着!我都快累死了!”江澄在他身后不依不饶:“你干什么了你就累,开车啦?搬行李啦?都没有吧。有啥好累的!”
现在他们后面的蓝忘机安安静静地看着:“……”蓝曦臣拍拍他的肩膀说:“忘机,没事的,江澄不动手,仙子也没跟来,伤不到无羡。”蓝忘机面色稍有缓但是一听魏无羡叫他过去帮忙,又想上前去。蓝曦臣抓着他的肩膀说:“别闹,晚吟是你大嫂。”蓝忘机:“……(大哥你变了,你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大哥了。)”蓝曦臣又说:“我没变,只是有媳妇了。”
303,薛洋一个“大”字躺在床上,302的金光瑶来串门时看到的是晓星尘正拿着糖利诱,薛洋还是闹腾。“成美~~~”金光瑶带着标准的独家假笑威逼,没有用。看薛洋在床上闹,有那么一瞬间,金光瑶想让聂明玦扛起薛洋扔进海里,但是想到这是自己养了好久的崽儿,还是算了吧。
304,聂怀桑静静地地躺着,蓝景仪说:“出去遛遛啊。”“不,我要睡觉。”“哦,我也睡。”之后,304就多了两具躺的直直的“尸体”……

魔道公寓日常『四』

7.风和日丽的一天,大家一起去玩儿密室逃脱。到了地方他们发现,那里有一条可爱的小狗狗,特别温柔的那种,大家就凑上去跟它玩儿。那狗狗高冷极了,谁都不理。突然间,它看到了魏无羡,双眼放光摇头晃闹地跑了过去,魏无羡看见了抓住离他最近的聂怀桑晃来晃去的挡它。狗被赶走了,聂怀桑处于分不清东西的状态了。
整个选择关卡的过程魏无羡都处于崩溃状态。
时间到了,该进密室了。他们选的是最恐怖的一个关卡,整个过程中魏无羡可以说是面不露怯一点都不怕。但是,等他们出了密室,那只可爱的狗狗出现在第一个出来的魏无羡面前只听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在密室、大厅里回荡。
所有人都表示这是第一次听到魏无羡如此凄厉的叫声。不过店里的小姐姐说:“这不算什么,之前有一个男孩子直接抱着门哭着说‘大姐把它弄走,我求你了把他弄走’哭的特惨。”

8.这是个很久之前的故事,那时的金凌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孩子,刚刚学会漂漂(漂亮)和丑怎么说。
一天他看到了金光瑶,抓着他的裤腿说:“漂漂。”金光瑶开心极了,给了他一颗糖。
之后他见到了江澄,又抓着他的裤腿说:“丑。”江澄急了,但又不好发作,想去找个平衡,就把金凌带去见魏无羡。金凌,马上就说:“丑丑丑丑丑丑丑!”江澄顿时有了优越感。魏无羡不着急笑笑说:“给你颗糖,改口。”小金凌不听,依旧说他丑,就这样,两人对骂了整整一天。其实金凌说他丑是有原因的,他想着:反正说你漂漂糖会被你抢走,说丑也会,那还不如说你丑。

Ring(续写)

Ring
Part.1
霍熏透过窗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有些难以相信但是双脚还是带着他跑下楼。
空无一人,刚刚那个黑色的身影早就不知去了何处,霍熏失望地低下头又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喂,小奕,李奥他回来了对吗?”那头并没有回答。

许尚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早上起来手机已经一点电都没有了。当他翻箱倒柜地寻找不知被放到何处的充电器时门铃响了,是玲子姐。
“小尚你怎么回事啊,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陈玲担心地看着许尚,鬓角的汗水显出她来时的着急。
“我没事,”许尚给她倒了杯水,“手机没电了而已。倒是玲子姐你一副急匆匆地样子叫人不放心。”
陈玲拿起杯子抿了口水有些为难地开口:“小尚,我昨天在酒吧门口看到宓希了。”
许尚端果盘的手停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正常。
“别紧张,他是一个人。看样子他是来找你的,我跟他说你回家了 他就走了。”
“那,他说别的了吗?”许尚低着头眼中蓄了些泪水。
“没有。”陈玲点上根烟,平静地回答。
“嗯……”
“小尚,你别太担心他回来找你的。”陈玲吐出一个烟圈,轻声安慰着许尚。

魔道公寓日常『三』

5.魏无羡,江澄,金光瑶,薛洋是同一个大学,同一级的。毕业后四人决定带着高自己一级的四位学长(对象)租个公寓一起住。此时金凌的父母有事外出把金陵交给了江澄,几人干脆带上四个小孩儿在他们学校附近租了间公寓。公寓很大,十二个人住完全没有问题,也很舒服,最主要的是隔音不错。但是住在一起争吵绝对是难免的。
这天,风和日丽,魏无羡破天荒地早早起来正好遇到锻炼回来的江澄。他走过去排着江澄的肩说:“师妹,放弃吧,你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反攻。”说完就走进了卫生间。当江澄反应过来冲进卫生间时发现魏无羡正在拿自己的牙膏刷牙,之后用江澄的洗面奶洗脸,用江澄的毛巾擦脸。江澄不喜欢别人碰他东西,有时候蓝曦臣碰了他都会急,此时他的怒气值已经报表,魏无羡还是跟他嘻嘻哈哈。江澄不打他也不骂他,只是默默拨通了电话:“喂,妈妈,我是江澄,仙子在你那儿对吗,送过来吧。”
魏无羡一听蒙了,哭着喊着求他饶命,蓝忘机也上了,蓝曦臣挡住了。最终仙子还是在公寓带了几天,自那以后魏无羡再也不敢扔碰江澄的东西了。

6.公寓里有两个留长发的人,魏无羡和薛洋,他们的头发齐肩,每天早上都要打理,这可乐坏了金光瑶,他十分喜欢玩儿别人的头发,所以给他们梳头的工作自然落到了他手里。
周一单马尾,周二双马尾,周三半丸子头,周四麻花辫,周五小发卡,周六水晶头饰,周日公主头。
天天有惊喜,日日不重样。被梳的人十分不开心,却依旧忍耐。也许你会感叹多么这么的友谊啊。魏无羡,薛洋:“呵……真挚。我们只是怕他跳起来用增高垫打我们。那样我们的膝盖会很疼。”
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否,瑶瑶is watching you.

魔道公寓日常『二』

3.教育问题放一边,在他人的求情下蓝景仪也早日脱离了学海,金凌免遭断腿,聂怀桑……呵呵。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孩子们吵着要出去玩儿,并早早地讨论起去哪。
众人拿着地图,金凌先说:“去海边吧。”“不行!”所有人都否定他的观点,原因是太晒。
蓝景仪说:“去避暑山庄吧。”“不行!”原因是要走路,太热。
聂怀桑说:“去个农家院一呆。”“不行!”原因是太无聊。
蓝思追说:“去博物馆吧。”“不行!”原因是……额……没有原因就是不行。
“要我说就去海滩,有吃有喝有玩儿,晒黑了回家捂白呗。”金凌理所当然的说。
“大小姐,不是所有人都能捂白的,体谅一下我们。”蓝景仪摆楞着手机,查着避暑山庄的信息。
金凌一听蒙了,马上又微笑着看着景仪,当然这假笑是从小叔叔那儿学来的。刚笑着,他又伸出一只手准备拍蓝景仪。景仪一边挡一边说:“诶诶诶,君子动口不动手,说归说,别打脸。”其他两个人急忙拉架,劝了好一阵儿才劝好。最后他们一致决定,召集公寓所有人,投票决定。

4.晚上,所有人坐在客厅投票。首先,同意去博物馆的举手……没有人,连蓝思追都没举。
接着,农家院,魏无羡、蓝忘机。这俩人儿总结一句话:去哪玩儿无所谓,不累就行;待在哪都所谓,羡羡喜欢就行。
然后,避暑山庄,蓝曦臣刚要举手就被江澄瞪了回去。晓星尘也想举,看薛洋没动静又默默缩了回去。
最后一个,海边,金光瑶和江澄马上举起手,连带着聂明玦和蓝曦臣。看瑶妹儿举手,薛洋紧跟住队形,晓星尘自然要紧跟薛洋。还有蓝思追?蓝思追!原来是这样,呵……男人。
于是乎,大家就快乐的(并不)决定了去向,但是不少人表示,呵……黑幕。

魔道公寓的日常

现代文,私设巨多,cp见tag

1.暑假,对孩子们来说自是令他们欢喜。但欢喜之前,他们要度一劫——成绩! 先说蓝家人儿,蓝思追的成绩另人满意。蓝忘机拿着他的卷子面无表情,读弟机表示:忘机很是开心。 但当他们拿起蓝景仪的卷子……呵呵。粗心大意丢的分可以撑死一个人。所有人都表示:抄家规已经不是办法了,干脆多报几个补习班吧。也许(肯定)他的暑假会被物理、化学等学科承包。 其实最让他崩溃的是他被禁足了,五三伴他左右,黄冈不离不弃。蓝景仪本人表示:让我抄家规吧!求求你们!

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光瑶和江澄看到了金凌的成绩产生分歧。他的成绩基本上是九十出点头,不太好的就在八十九八十八左右。江澄表示:很好,你的腿彻底不属于你了。但金光瑶确十分满意。俩人儿又打起来了。
江澄指着旁观的蓝大说:“你问问他们家蓝思追考了多少分,就金凌这成绩说得过去?!”
瑶妹人矮志坚,说:“那你问问蓝景仪,看看他考的有没有金凌高。”
此时正在写题的景仪有几分悲凉:所以,我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是个反面教材对吗?
他俩就这么吵来吵去,一旁的金凌早就跟蓝思追偷溜出去了。蓝大和聂大在沙发上坐了很久,下了几盘棋抬眼发现他们还在吵,就又下了几盘。
过了会儿,他俩想着制止这场早已脱离重点的吵架——本是聊成绩却变成了互怼,一旁的薛洋还在添油加醋。他们只好一人抱一个逃离现场。
晚上,他们细心疏导自己的人,话语惊人的相思:你看看怀桑,考成那个德行,我(大哥)说他了吗?江金二人顿时舒服了许多。
其实真相是,在考试前,聂明玦怕今年上演教育之战,早早的打了怀桑一顿。

相遇

与原著有差异

清河聂氏家主聂明玦和兰陵金氏家主金光瑶死后同棺近十年,世人皆言仇人共葬怎得安宁,却无人知晓二人生前之事。
初遇,他名孟瑶,一身本就不算干净的布衣被血染红,似是风中残败的牡丹。聂明玦对这个不知姓名的少年伸出手,算是救他一命。自此以后,孟瑶心中总有一个高大的身影。
再遇,他从温家回来。知道孟瑶杀了温若寒,聂明玦为他设宴庆功。看着聂宗主威风堂堂的样子,孟瑶红扑扑的小脸又热上几分。宴会结束后,聂明玦将醉得不省人事的孟瑶抱会自己的房间,他的亲弟弟都未享受过如此待遇。转天早晨醒来的孟瑶不知道发生了么,吓得差点哭了出来,聂明玦玩性大发,让他原本锁在眼眶中的眼泪断了线一般往下掉。结局就是这位自讨苦吃的宗主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哄好。
又遇,他名金光瑶,一身金星雪浪袍,头戴乌纱,眉间点血,似是春日盛开的牡丹。聂明玦与这个出人头地的少年结义,自此成了兄弟。不变的是,金光瑶心中高大的身影从未离开过。
后来的相遇,在金光瑶眼中是模糊不清的。
那一次,金光瑶被聂明玦踹下金麟台。在他耳中‘娼妓之子,无怪乎此’是如此讽刺、厌恶;在聂明玦耳中,更多的是对这个孩子的恨铁不成钢。
最后一次相遇,金光瑶杀了聂明玦,将他分尸只留头颅在密室中。或许这也可以称为又一个开始。
他每日对着大哥的头说话,似乎成了习惯。这样他可以诉出自己的爱慕,以及对前几次相遇的疑惑。
就这样过了很久之后,金光瑶终于弄明白了这几次相遇为何如此模糊,因为他心中高大的身影也越来越不清晰了。在他不用防备的聂宗主面前他可以将眼中的泪流的干干净净,但在他畏惧的大哥面前只能把泪硬生生地逼回去,只是叫自己不显得如此脆弱。
新的相遇,浑身是血的金光瑶仿佛回到了初遇的时候,那时的自己也是这般不堪,可是有那个高大的身影为自己遮风挡雨,如今的他又有些什么呢?
就在这迷离之际,金光瑶的喉颈被紧紧扼住,是他的大哥,在被拖入棺椁那一刻,心中竟升起了一丝喜悦。
在黑暗的棺椁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金光瑶用完好的手摸了摸聂明玦的脸,一滴泪划了过去,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不需防备对方的那些日子?
终是要结束的,在此的前一刻,金光瑶依偎在聂明玦的怀里,他也清晰地感觉到聂明玦的手紧紧还住了自己的腰。金光瑶微微一笑闭上了眼,死前能知他的心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终于无人打扰了,这辈子有这么多的相遇只有这次才是让他们最能安心的。

胡同 现代


金光瑶生在了一个好时代——二十世纪的结尾。在那个胡同里街坊邻居间很和谐,互相照顾,同时不忘记守好自己温暖的家。
如今胡同没了,先前那种感觉也不复存在了,幸运的是,金光瑶留住了那个胡同中对他来
说最重要的人。
那人叫聂明玦,比金光瑶大八岁。高高的个子,强壮的身体让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胡同中的孩子王,没有人敢欺负他,与瘦瘦小小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的金光瑶成了很大的对比,因此金光瑶只能每天躲在聂明玦身后。对于这个小小的追随者,聂明玦的态度发生过好几次转变。
金光瑶刚出生时,聂明玦对这个软软的小团子很好奇。那时他还没有亲兄弟,也很少能看到小婴儿,每天都要跟着母亲到金光瑶家跑好几趟。聂母看儿子这么喜欢,就跟他说:“明玦啊,我与瑶瑶的母亲跟姐妹一样,所以瑶瑶就是你弟弟,你可要好好保护他。”这番话让聂明玦首次感到了什么叫责任,在金光瑶三岁前他一直保护着他。
金光瑶三岁时,一大帮孩子叫聂明玦出去玩儿。他像往常一样拉着金光瑶的手就走,却被拦下了,那帮孩子说:“不许带他去!”聂明玦疑惑地问为什么。孩子们说金光瑶的母亲是小三,金光瑶是私生子,他们不是好人。小小的金光瑶感到了周围的敌意,一个劲的往聂明玦身后躲,聂明玦一边护着他一边跟孩子们解释。不知道受何影响,他们坚决地说带着金光瑶就不带聂明玦。然后全都跑走了。
打这以后孩子们出去从来不叫聂明玦,他心里不是滋味,将这些错全部推给金光瑶,有好多次他都想抛下他离开,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当天晚上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挨打。
怀着孕的聂母让聂明玦跪在院子里,拿着鸡毛掸子抽他,嘴里骂着:“我当时怎么跟你说的!我的话都忘了是吧!多大了还分不出对错!那些孩子说的话对吗!”聂明玦就这么挨着,不反抗不掉泪,可就是不明白自己有什么错。直到一直缩在一边的金光瑶哭着跑来抱住聂明玦,嘴里还说着不要打聂哥哥,不要打聂哥哥,这场惩罚才算结束。
夜里,聂明玦趴在床上,聂母挺着不算小的肚子为他上药,跟他说:“明玦啊,别怪妈打你,想想你今天做的事儿对吗。他们说你孟姨是坏人她就是坏人了?你好好想想她对你怎么样!你孟姨命苦,心里就挂记着瑶瑶,你答应我好好保护他,应该说到做到啊!今天要不是瑶瑶拦着你还得再挨上几下呢!”听了母亲的话,聂明玦顿时觉得脸上没光,深深地记在了心里。打这以后金光瑶再没受过委屈。
金光瑶七岁时,该上小学了。同年,聂明玦马上要中考没有办法天天陪着自己,变化可以说是一瞬间发生的,这让他心里有不小的落差。在聂明玦的安慰下,金光瑶开心了许多,从那天起,一到晚上聂明玦的房间准会出现一个端着果盘的小小的身影。在自己的努力,所有人的关心下,他考上了最好的高中,成了中考状元。
金光瑶十三岁时,聂明玦上了一所有名的大学,离家乡很远,金光瑶最期盼的就是聂明玦的来电。每次通话的时间不长,三言两语总是让金光瑶心里暖暖的,电话里的大哥陪伴着他度过了青春期。
这年春节,聂明玦回来的非常早,但不幸的是,金光瑶的母亲过世了。本该热热闹闹快快乐乐的春节,胡同中飘荡的却是金光瑶撕心裂肺的哭声。他每天做的两件事就是在聂明玦怀里哭,然后累的睡着,醒来接着哭。那个春节,他可以说是在聂明玦怀里度过的,也只有那个怀抱可以使他有几分安心。
金光瑶十六岁时,每晚都会梦到聂明玦,醒来后就偷偷去卫生间洗衣服。而二十四岁的聂明玦在家乡新盖的一所不错的大学里教书,每天最不愿意做的就是回家。上高中的金光瑶仍是小小一只,但长得有姿有色,纤细的胳膊,白皙的皮肤让人不相信这是一个在北方长大的孩子。或有意或无意,他做出的动作总是让聂明玦浮想联翩,对着自己的弟弟有这种想法,可是让他害怕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他总是尽量的避免与金光瑶有过多的肢体接触。
金光瑶十八岁时,考上了聂明玦教书的大学这几年来聂明玦刻意的躲让叫金光瑶心里十分不安,他总是怀疑他知道了自己一直小心隐藏的秘密为此感到厌恶。他想避让可内心的感情是抑制不住的,大学开学的前一天晚上,金光瑶走进了聂明玦的房间,他将头靠在坚实宽厚的胸膛上,听着心爱的人强健有力的心跳。在私心的引导下,金光瑶吻上了梦中不知道吻过多少次的唇。与此同时,聂明玦睁开眼看着身上的人,一直紧绷的弦“嘣”的一声断开了。那天晚上二人做了不该做的事,关系也就这么含糊不清的确定下来了。
上学后,金光瑶发现教自己的老师是聂明玦马上不知道怎么办了,不过讲台上的聂明玦笑的很开心呢。
金光瑶二十岁时,二人向家人坦白了的关系。令他们吃惊的是,家人早就知道了,二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躲在沙发后的聂怀桑,无奈地笑了笑。
金光瑶二十一岁时,胡同拆了。他有点想哭,这个给了他多少温暖多少悲痛的胡同没了,新家真的不如这里,少了当年邻居间的互动真的很寂寞,而且自己的回忆也随着消失了。
金光瑶二十四岁时,留在学校当老师,就在这年,聂明玦向他求婚了。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看着聂明玦充满爱的眼神,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二人婚后的生活很是美满。
一天下午,金光瑶整理照片时又看到的那个被拆了的胡同,不觉间落下了泪。聂明玦问他怎么了,说:“胡同里有太多东西了,有童年有回忆,但是我什么也没能带回来。”
聂明玦笑了一下,抱着他说:“那我算什么?”金光瑶抬头看着他,终于破涕为笑,转身搂住他的脖子:“你是一切。”
那天下午,阳光正好,暖暖地撒他们身上,还有那片即使被拆也盖不住曾经的欢声笑语的胡同上。